雨男

自由早晚乱余生

去年平安夜从医院下课直接赶去搭车,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才见到傻白。只拿了一个很轻的胶片机,那卷拍得很慢,过了大半年才拿去冲洗。

拍了几张  这是里面最喜欢的一张 

祝大家有纷至沓来的快乐


准备选下学期的课,我居然也熬到北区第一批选课的医学生这个地步了。选修的学分都修够了,本来想选老张的法医解剖,我真的觊觎很久了,大一到现在。

结果是和一门专业课撞课,非常难过。

我在北区的最后一个学期了,搬校区上临床之后估计就再没机会也没时间选了。总觉得当初志愿填得稀里糊涂的,现在想起来差一点就去学法医或者口腔了,有点点点遗憾,所以看到有关的课程还是会心痒痒的。

我怎么会学医啊,前两年经常想,我这种人也学医了。现在慢慢不这么问了,觉得学医可能是最适合我的,高三的时候曾想过的什么计算机/生物化学/服装工程设计,乱七八糟的,都远去了。学医是不是有办法治愈青少年边缘人格呢,肉身脆弱精神变态云云,...

五月倒数第二天 自己出去散步  抱了一盆绣球花回来 快乐了

希望qq可以不加好友直接传文件,或者大家勤用邮箱。因为通修的大课人太多老师懒得管,因此加了一大堆并不知道是谁的组员和班长,乱合作一通之后就在等对方主动删除自己。

今日40℃   有被热到

© 雨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