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男

自由早晚乱余生

在这几个时候看到人的眼睛是发光的,看到喜欢的人时的我们班的女生,吃到好吃的东西的时候的朋友,看我吃饭时的我妈,看体育频道时的我爸

L去大连了,M在镇江,H不懂去哪了。离得近的只有F。惊觉几乎所有朋友都比自己大…少的话就像M他们比我大一届,多的也在十五岁以内…难免会想大家会不会觉得我是个脑残orzzzz
早上和F去吃东西,两个人想来想去不懂吃啥,如果L和M在的话就好了,这么想。大概是迁就他俩惯了,轮到自己选的时候不懂要做什么。最后去老街吃生榨粉…我问F这都些什么酱,F说按L某人的吃法,都加一遍就好。吃着吃着,F说每次来这里吃东西都有种想叫L出来的感觉,但现在那个卵蛋不在家了。
平时嘻嘻哈哈地骂也骂了吵也吵了。真的不在身边的时候又觉得不太对劲,仔细想想其实也不是经常腻在一起啊。
之后又和F去喝果茶,他拍下来发到群里。L说,羡慕还能...

I say love it is a flower

And you it's only seed


觉得drarry是我吃过为数不多的能用  优雅  形容的cp[大概百分之九十少爷衬出来的

歌相当诗意 可以说是百分百符合我心中不嘲讽破特时的那个少爷了

分享一下 当我占TAG吧))))抱歉

七月的傍晚

这一秒钟  送给你 

听不到也看不到的Fred
位于热带无风带的Sirius

我害怕朋友来找我,我也怕他们不来找我。
我没时间回M的电话,我可能有时间,只是不愿意。我不愿说话,我现在很害怕我会畅想未来,没有取得的进步,取得的进步里的不确定因素,都让我害怕幻想未来。万一我没有成功呢?运气这种东西,在我身上是不存在的,从来不。
我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,我不知道。问起来,又只有好的答案,让我很害怕,觉得都不是那样。
我很不安,对于同学的热情和表露出来的明显好感,对于朋友的快乐和对新生活充满的希望,毛病真的会随压力和作业的增加而不断增加,然后对发生在周围的事情的感知和记忆就会慢慢下降。我像一只病猫,靠。

给我喜欢的,温柔的理一。

落日前的这十分钟,送给喜欢的人。
祝他们,非常非常好。

我大概可以把自己照顾得非常好。
修罗期加油呀。

© 雨男 | Powered by LOFTER